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大峰山 >

大峰山下击毙日军少将

归档日期:09-15       文本归类:大峰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41年5月下旬,800余日伪军在长清县黄河以西地区扫荡,长清县抗日武装击毙日军少将土屋兵驻,这是山东抗日战场上击毙的4名日军将级军官之一,也是最早击毙的一个将级军官。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特电通令嘉奖。

  6月29日上午,山东抗日战争纪念地寻访团来到了位于济南市长清区的大峰山齐长城风景名胜区。当年战火纷飞的抗日根据地,如今已成为景色宜人的国家森林公园。

  大峰山位于长清区西南部,距离济南市区47公里,景区内海拔最高点为446.9米,总面积12800亩,森林覆盖率达90%以上,空气中的负氧离子含量比城市高2-3倍,夏日里的漫山滴翠、潺潺流水让人感受到“天然氧吧”中的心旷神怡。

  大峰山景区内保存有始建于2500年前的齐长城和阵容庞大的齐国屯兵营,还有道教圣地峰云观、青云瀑、天麻峪等,无声的美丽景色共同见证了当年抗战岁月中,长清军民同敌人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斗争。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日本侵略军大举向南进犯。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率部南逃,长清县的政府官员也纷纷随之向南逃窜。

  在日军即将鲸吞山东的危急关头,长清县各界人士纷纷要求抗日。中共党员魏金三、万晓塘、冯乐进、袁振、夏页文等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在长清县广泛宣传中国的抗日主张,发展壮大党的组织,广泛发动群众,开展大规模的抗日救亡运动,拉起了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不久,这支武装改编为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四大队。

  1938年1月,中共长清临时支部在南坦山阎家楼村魏立政家的地窖里成立。2月初,中共长清临时支部组织举行了抗日武装起义。同年6月,中共泰西特委书记段君毅到达大峰山岚峪村,主持建立了中共长清县委。

  1938年5月,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四、十一、十七大队创建了大峰山抗日根据地。同年8月进行的“下巴战斗”击毙日军百余名,打响了大峰山抗日根据地的第一枪。

  1939年6月,长清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接着,全县各区、乡、村民主政权相继建立,大峰山抗日根据地蓬勃发展。

  同年11月,泰西地委授予长清抗日模范县称号。1943年冬,长清县军民开始向日军发起攻击,连续攻克了53个日伪军据点,取得了这一地区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

  1941年5月,日军独立混成旅团长土屋兵驻少将就是在长清被我长清十区队击毙的,他也因此得到了一个不甚光荣的“第一”称号———山东军民最早击毙的日军将级军官。

  6月29日上午,在大峰山景区内,66岁的老人张泰金对采访团深有感触地说:“没有战争是最大的幸福,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将大峰山的革命历史资料整理出来。”

  张泰金老人1960年入伍,和雷锋同在一个部队,当时,雷锋在运输连,他在特务连。现在,已是花甲之年的老人主要负责大峰山景区内的建筑设计和管理工作,但他对大峰山的革命历史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他把相当一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对这段历史资料的搜集、整理上,对大峰山的烽火岁月,老人总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大峰山地势险峻,以险崖、古洞、名泉、幽谷著称,当时有吃的、有住的、能藏人,作为抗日根据地有很好的先天条件。大峰山的一些道士精通医术,通过种植大烟给八路军疗伤治病。那时候山上有四个道观,道观间还有复杂的地道相连,以至于整个战争期间,鬼子从来没敢进入过这四个道观。”张泰金说:“当时的大峰山实际上是个兵站基地,先后向外输送过13.8万兵源,曾经有400多名高级干部在这里训练和战斗过。”

  让老人感触最大、记忆最深的并不是这些“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战争年代的婚丧嫁娶给年幼的张泰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小孩子都比较贪玩,张泰金小时候也不例外,每有婚丧嫁娶,他总要前去看热闹。他发现,很多人家在女儿十五六岁时就给找了婆家,而这些结过婚的少妇,十个里面有八九个后来改嫁,有的结婚时还要抱着公鸡。为什么?因为青壮年都参了军,而很多人都战死疆场,造成了许多个家庭的不幸!有的结婚时新郎根本不在,按照当地的风俗,新娘子只有抱个公鸡来代替。

  谈及此处,老人的双眼饱含深情,他一再告诫记者:“你们赶上了好时候,一定要努力工作,建设好我们的国家。”

  在大峰山景区内,有一处大峰山抗日情报站纪念碑”,是为纪念大峰山第一个情报站站长范振水而建的。1937年12月30日,日军侵占长清,在石岗村设了据点。范振水1939年入党,时任石岗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并暗中为八路军传送了许多重要情报。1942年,范振水被捕惨遭杀害。

  6月29日,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张泰金和许庆建、温洪德、范学毕等6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再一次来到范振水的纪念碑前,缅怀这位英勇的情报站长。老人们回忆说,当时的情报站组织严密,识字的人都不允许当情报员。当时,村里有一个叫王开亮的,就多次给八路军送过情报。一次,八路军的一个敌工科科长把枪忘在了王开亮家里,王开亮就连夜翻山越岭,走了十几里路把枪送还。

  83岁的许庆建说,当时,八路军的武器弹药比较匮乏,一旦得了敌人的枪炮,都是彼此间相互调剂。除了日本兵外,大家最痛恨的就是给日本人当兵的“二鬼子”,除了要打日本鬼子,大家还要想方设法与这些日伪军周旋。

  “下巴战斗的时候,枪和子弹非常少,手榴弹当时比较充裕,战士们用的都是手榴弹,每人发4-5枚手榴弹,一共带了300多枚。”张泰金说:“抗战期间,鬼子围绕大峰山先后设了38个据点,但实际上,只要人心齐,不出叛徒,鬼子搞侵略的如意算盘就难以得逞!”

本文链接:http://bunkeberget.com/dafengshan/33/